q5lu8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第九百一十一章   地下城事令牌現展示-fw3eq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唐朝第一道士
“伯父,这小道士也太不给我们面子了,巨子令乃是我们墨家的圣物,他想留就留,他想看就看,这天底之下,哪里有这样的好事。”待钟文离开了云生观后,墨乙却是出言说道。
这话里话外,总之就是对钟文不爽。
曾经。
墨家人虽说被三荒压着,可怎么着也是大宗门不是。
而如今没了三荒,却是要受到这么一个小道士的压制,这难免会让人心里不舒服。
况且。
在场的。
只有墨罗曾与钟文交过手,谁又知道这江湖之上所传闻的是真是假呢。
就好比站在边的墨灵。
她的心中,就一直对钟文非常的不爽。
就刚才之时。
墨灵看着钟文的眼神,都带有一丝的仇怨。
而墨灵的眼神,对于她来说或许是仇怨的眼神。
可在外人的眼中。
墨灵的眼神很是邪气,有着一股即阴即阳的感觉,说白了,就像是阴阳人看着喜欢的东西一样的感受。
这也就是为什么钟文受不了这墨灵的眼神,要急于离开的原因之一了。
墨乙的话,到是没有让墨罗多说什么。
不过。
墨灵也随之附和道:“一个小小的道士,真把自己当无上高手了?墨罗,就这么一个小道士,你真相信他是无上高手?我可不相信就这么一个年轻小道士,能把三荒给灭了。”
墨灵算是第一次见钟文了。
对于墨罗的话,她即信即疑。
要不是因为他是墨罗,估计谁的话,她墨灵的都有可能不会选择相信的。
更何况。
钟文的年龄摆在这儿呢。
在场的,哪一个不是老怪物。
而三荒的人,又哪一个不是老怪物。
能把三荒都灭了的人,又怎么可能是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娃娃?
着实。
钟文的面容也好,还是年纪也罢。
放在墨灵这个老妖婆的眼中,还真就是一个小娃娃。
甚至。
如果墨灵有后辈的话,说不定她的孙子都能当钟文的祖父级别了。
墨罗听着墨乙和墨灵的话后,两眼看了向墨乙,狠狠的瞪了瞪,“以后这样的话,最好不要再出现。”
墨罗的话一落后,又是向着墨灵说道:“有本事你可以去试试,不要说我墨罗没有提醒你。江湖之上的传闻是真是假,刚才难道你感觉不出来吗?你能感受到九首道长身上有内气散发吗?”
超级随身商店 十T
墨罗对于钟文,心中虽有些害怕。
但介于有着自己侄孙女的关系,他相信钟文并不会对他墨门如何的。
要不然。
当时墨离上门,也不至于能请到钟文帮自己的兄弟疗伤的。
墨罗的话一结束后。
墨灵皱了皱眉头,心绪开始有些不宁。
着实。
就在刚才不久前。
她着实没有感受到钟文身上有内气散发出来的迹像。
依着正常情况之下。
无论是谁,这内气都会散发出来的。
哪怕到了她们这种武道之境七层的颠峰境地,那也会时有时无的散发出一些内气出来。
即便你再能收纳内气,可一样也止不住散发。
墨灵一回想起来后,直接吓得她一个激灵蹦了起来。
云生观的情况。
此刻的钟文却是不知。
从云生观离开的钟文。
也没有急着回龙泉观,到是去了塔沟村看望了自己的外祖母一家子。
随后又是在利州城中转了转,见了见郑之他们这些官员后,又是买了些东西,这才在天黑之前,离开了利州城。
一日不见的九儿。
从上午,一直等到天黑,这才见到自己父亲提着东西回来,随即奔向这才从半空中落下来的钟文,“父亲。”
“九儿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呢?你母亲呢?”钟文一到龙泉观门口后,就抱起了九儿。
“母亲和四祖父在说话。”九儿被自己父亲一抱起后,一脸的开心,指着观里向着钟文回道。
九儿所指的四祖父,自然是鬼手了。
钟文到也没在意,竖起耳朵后,这才知道曼清和鬼手二人,其实就在前殿处说话。
而九儿一人坐在观门前。
曼清他们估计也是在看着这小丫头了。
无事清闲。
几日里。
钟文要么陪着九儿玩耍。
要么就下到那地洞里去看看情况。
地洞挖到如今,已是离地面有好些深度与距离了。
不过。
离着原来的计划,还有一半多的距离。
这段时间。
龙泉观的弟子们,可谓是轮翻上阵,谁都不曾落下。
只要再经一两个月左右的时间,估计就能挖到最先设计的地方了。
而越是往下挖,这水也就越来越多。
这让所有的龙泉观弟子们,总是需要想方设法来杜绝泥土中的水浸入地洞之中。
而且。
陈丰甚至还去请教了好一些人,这才有了一些方法杜绝地洞之中的地下水浩浸入地洞之内。
依着当下这个进度。
地洞虽好挖。
可这要布置起来,就稍稍加了一些难度了。
好在龙泉观所在的地势稍高。
地洞中虽有水,但量却是并不大。
如果地势低的话,钟文都能想像到,这地洞之下,早已是被大片大片的地下水给淹没了。
又几日后。
直至第五日后。
墨罗突然一人而至龙泉观外。
当钟文见到墨罗一人前来,就知道这墨家人已是有了主意了。
“九首道长,经我们商议,你的要求,我们答应。敢问九首道长,何时动身?”墨罗一见到钟文,直接了当的向着钟文说道。
钟文听后,思虑了一会儿后回道:“三天吧,三天后,我去云生观找你们。”
钟文最近虽无事。
或许是因为自己女儿的事情,迫使得钟文不得不多陪陪。
而自己此次要与墨家人一同前去灵宝门。
自己也不知道会花去多少时间。
也许几天。
也许一个月。
总之。
钟文在无事的情况之下,尽可能的会多陪陪自己的女儿。
毕竟。
出生之后,钟文这个父亲就没在身边过,这让钟文心生愧疚。
而打九儿来到龙泉观后,相陪的时间也是少之又少。
墨罗得闻了话后,心中虽急。
便想着都等了几百年了,难道还差这三天嘛。
随即,墨罗向着钟文拱了拱手,“那我墨家三门静待九首道长前来,告辞。”
钟文拱了拱手。
三天。
过得很快。
一眨眼之间,就已是消逝而去。
龙泉观中。
钟文抱着九儿,“九儿,父亲要出门一趟,在观里,你要好好的。”
“我不想离开父亲,九儿要跟父亲一起。”九儿紧紧的抱着钟文的脖子,就是不想松手。
“九儿,你看小小黑都在笑话你呢,再说了,父亲只是出去几天,几天后就回来了,父亲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九儿乖啊。”钟文虽有些不舍,可也知道此事必然是要去做的。
曼清见状后,伸手抱过九儿,又是一通的安慰。
钟文这才脱了身。
不过。
在九儿的再三要求之下。
她送着自己父亲离开了龙泉观,站在龙泉观外,看着自己父亲远去的背影,眼泪沾满了衣襟。
九儿对于自己这个父亲的依念,或许是出自于骨子里的。
更或许是因为钟文的疼爱,让她感受到了父爱,更或者是从自己父亲的身上,能得到满满的安全感吧。
不久后。
钟文到了云生观,见过了墨罗他们后,说了一些话,就独自往着长安而去了。
墨罗他们更是直接往前灵宝门方向。
两个时辰后。
长安城李山的府上。
“师兄,你真的要去灵宝门那地下城吗?那墨家人说的话能信吗?”李山得闻了自己师兄的话后,向着钟文问道。
钟文看着李山,轻轻的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能不能信,但眼下墨家人一方有一把钥匙,灵宝门有一把钥匙,而你也有一把。如果不联合,灵宝门那地下城,最终也是打不开的,且信一次再说吧。”
“师兄,即然你已是决定,那师弟与你一同前往。”李山心中担忧。
此次自己师兄联合墨家人一起,到灵宝门逼问地下城钥匙之事,就怕到时候伤到了自己儿子。
真要是出了事。
他李山这一辈子都不可能会原谅自己的。
“你就不用去了,灵武我保证他的安全,如果在必要的情况的话,我会把他带回来。目前我们还没有一定的计划,到了灵宝门,看具体情况再行事。”钟文看出了李山脸上的担忧。
灵武的安全,身为父亲的李山,当然会注重的。
而算是伯父或者师伯的钟文,又怎么可能会不管灵武的安全呢?
李山听着钟文的话后,心中依然担忧,“可是,师兄,我怕……”
“没事的,依我的能力,你放心吧。”钟文伸手阻止道。
其实。
就算是李山一同前去,也是无济于事的。
一个先天之境的人物,参与到至少都是先天之上九层的高手之中,这还得让钟文分出心来保护。
如果真要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或者争斗,钟文都无法确定自己能不能保护两个人。
有道是。
这灵宝门乃是以铸造兵器为主的宗门。
钟文相信,灵宝门之内,肯定有着一些他所不知道的大杀器。
甚至。
还会有着一些钟文所不能抵挡的什么东西。
再者说了。
在地面之上,钟文可以说是无敌的。
可要是到了这地底之下,或者说灵宝门的那地下城之内,各种情况,可就不是他钟文能掌控的了。
李山最后无法,只得向着钟文行了一个大礼,“师兄,还请你务必保证石儿的性命。”
钟文没有说话,但却是重重的点了点头。
到了如此。
再多说也是无益了。
随即。
李山拿出了那个钟文见过两次的盒子出来。
盒子之中,一把钥匙,一块令牌,一本地图似的秘籍。
令牌就是进入灵宝门地下城的三块令牌之一,同样,也是打开地下城的钥匙之一。
至于那把钥匙。
却是地下城之中,某个密室的钥匙。
秘籍嘛。
李山曾跟钟文说过,是一份地图。
至于是何地图,钟文也没有细究,随手拿了起来,直接塞入怀中。
“师兄,待你到了灵宝门,切忌要保护好石儿啊,要不然,石儿真要是出了什么事,他母亲必然会疯的。”李山见钟文拿了东西,再一次的出声叮嘱了一声。
钟文笑了笑,拍了拍李山的肩膀,“你我相识这么多年,你还不了解我吗?你尊我为师兄,我叫你一声师弟,可我又何时把你以及你家人当外人了?我应下的事情,那必然会去做的,你宽心吧。”
李山见钟文如此正经的说话,心下却是多了一丝的内疚来。
就如钟文所言。
我穿越了,不可思议
他尊钟文一声师兄开始之后。
就不曾把他李山当外人了。
什么功法,剑法,甚至连最好的兵器,都不曾小气过。
如此情份,如再多言,可就真有些说外人话了。
不久后。
钟文离开了长安城,直接往着灵宝门所在的伏牛山方向而去。
长安离着伏牛山并不远。
钟文离开长安两个时辰后,就已是抵达了伏牛山。
而且。
还与着墨罗他们一行数人汇合了。
“看来,九首道长刚才这是去取钥匙去了啊,难怪九首道长不愿与我们同行。”当钟文一与墨家人汇合之后,墨罗的话就出了口了。
“还是你们墨家人懂门道,我怎么研究,也没有闻出是什么味道,你们的鼻子那叫一个灵敏啊。”钟文听着墨罗的话,本想说他们的鼻子如狗一样灵敏。
可这到了嘴边的话,却是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这话,钟文可真不好讲出来。
曾经。
钟文听那潜伏在高句丽国的墨其所言。
灵宝门地下城的三把钥匙,任何一把,都有一种味道。
而墨家人,就是通过这种味道,才能得已知道钥匙在谁的身上。
或者谁碰过钥匙。
而李山得到钥匙之后,就少有拿出来过。
要不是李山成了钟文的师弟,估计李山至死都不可能拿给钟文瞧的。
而此刻。
钥匙就在钟文的身上,钟文一到,墨家人就知道了。
这让钟文也是倍感有些无奈。
“九首道长,这乃是我们墨家先祖所制,我们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九首道长请看,我这块钥匙,乃是人牌,而九首道长的那块,想来应该是地牌吧?”墨罗尴尬的笑了笑后,把一块令牌钥匙拿了出来,展现给钟文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