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js2g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公子糖糖-第144章:佛子大人,請留步(22)展示-24mz9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小說推薦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快穿之男神又苏又甜
元齐村每逢夜晚便如同坠入深海般,没有任何声音,层层鬼气和阴气还有冲天的煞气,将这个有上百户的村子包裹的密不透风。这样的夜晚本不该是这样的,没有风声,没有交谈的声音,天刚黑,就如同被下了封印。
唐果孤身踏出宋家大门,转瞬就消失在安静黑暗的路上,只剩下两盏橘色的明纸灯笼高挂在大门前,一动不动。
村尾的三家人很好找,他们的生活节奏和其他元齐村村民的看起来完全不一样,院子里有人坐着纳凉,石墩子上架着一张木板,一家几口坐在院子里慢悠悠地吃饭说话。
唐果停在其中一家人门口时,略有些意外,毕竟元齐村闹鬼之事已经是方圆几十里皆知的事情,就算不受厉鬼侵扰,估计也很难有这般大的心坐在院子里跟没事儿人一样。
犹豫了两秒,她还是抬手叩了叩小院的门。
“谁啊?”
院子里交谈的声音停下来,警惕地看向门口,但是没人起来开门。
唐果低声道:“你好,我是借住在宋举人家中的玄门弟子,有些事情想问一下你们。”
院子里传来脚步声,有人站在门口,但是并没有开门:“你去找别人问吧,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唐果挑了挑眉梢,一只手下意识地按住了腰间的蛟铃,垂眸缓缓说道:“大嫂你先别急着拒绝,我不进去也可以,你们直接告诉就行。”
里面的人犹豫了几秒,说道:“你想问什么?”
我的舰娘不可能这么萌 不想去上班啊
“我打听过,当时李家大公子夫人下葬,负责抬棺的人其中就有你相公吧?”
院子内的人噤声,许久没说话,拍了一下门板:“姑娘,你走吧。”
“大嫂,我只是想问问,当时下葬的时候,那副棺材可有什么不对劲?”唐果单手负于身后,语气轻缓地说道。
里面安静了好一会儿,一道沉重的脚步声缓缓靠近,唐果抬眸看向紧闭的大门。
一道浑厚低沉的男音隔着门板传来,问道:“你问这些做什么?”
“关于村内的鬼祟,我怀疑与那位李家大公子夫人有些关系,所以想问问当时下葬的时候,你们是否觉察到哪里有些异样?”
男人静默了片刻,轻轻叹了口气:“我也不太清楚,只是当时我们四人抬棺的时候,发现棺材有些轻。”
“像是……”
唐果心下了然:“像是没放尸体一样,对吗?”
男人惊诧地拉开门,问道:“你怎么知道?”
唐果摇了摇头:“我原本也只是猜想,还要眼见为实才行,现在暂时没法儿下什么定义。”
男人深吸了口气,劝说道:“姑娘,看你年纪轻轻的,还是赶紧回去吧,村子里晚上本来就不安全,来我们村子抓鬼的道士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到最后都是灰头土脸地跑回去,再也不敢来我们村子,而且村子里的鬼祟本就是报应……”
唐果笑了笑,不在意地问道:“我可否再问你一个问题?”
“你问吧。”
男人面容有些沧桑,但是一身正气,虽然贫苦但是眼神依旧清明,头顶还有淡淡的功德之力,的确是个好人,来世会有福报。
“霍雁晚葬在何处?”
“这……”男人迟疑地看了她一眼,有些无奈道,“你怎么就不死心呢,那种地方还是别去为好。”
“你告诉就是,不然我还要去问其他人,这样也耽误时间,而且我不会出事,如果实在无法对付,我也有保命的手段。”
男人摇了摇头:“在村尾两里地开外的坟岗,最西边的那座坟就是她的葬身之地。”
唐果两手交叠轻轻拱了一下:“多谢。”
说完,她抬眸扫了眼门楣,还有门楣两侧挂的吊篮,里面放着两束绿油油的艾草,若有所思地说道:“你这门前布置的不错,普通的鬼怪都不能轻易靠近,等村子里的风波过去后,记得买些纸货给你家长辈烧去,你们能有如今的安宁,他们功不可没。”
男人怔住,看着她云淡风轻的表情一时不该作何反应,回神后他木讷地拱手谢道:“多谢姑娘提点。”
唐果随意点了点头,转头看了眼村尾远处的田野,右脚轻轻跨出,转瞬便消失在数百米外。
男人呆呆地看着空地,刚刚那道曼丽的身影还在,下一秒竟然就消失不见了。
“老孟,人走了吗?”院子里有女人的声音传来。
男人回头应了一声,将大门关上,重新插好门栓,走回屋内看着拎着气死风灯站在堂屋门口的妻子,整个人依旧有些蒙昧,女人推了推他肩膀,嗔骂道:“傻了你?人都走了,你还发什么愣?”
男人摇了摇头,低声呢喃道:“那位姑娘……感觉很厉害。”
“这大晚上的,一个姑娘家敢在村子里走,能不厉害。”
女人摇头叹了口气,转身朝着屋内走去。
男人紧跟着她身后,低声说道:“不止如此,刚刚……那位姑娘跟我说,等村子的鬼祟一事过去后,让我买些纸货给家里那些故去的长辈烧掉,她说我们一家如今能有如此安宁的日子过,多亏祖宗和长辈庇佑。”
女人放下灯回头道:“不管有没有庇佑,村子里的事过去后肯定是要去拜一拜,上些贡品的。之前因为那么多奇怪的事儿,清明都不敢去坟上,去年过年也是……如果村子里的鬼祟能被驱除,这次就多买些贡品给你父母还有叔公他们摆上,纸货你想买就多买一些,求个心理安稳也行。”
“好。”
……
没人知道唐果一晚上跑哪去了,第二天一早蒙蒙亮,常清如往常一样穿上外衫,拉开门去打水洗脸,端着木盆刚走到后院的石井边,看着站在背对他站在井沿的女人吓了一大跳,手中的水盆被他甩出去,连忙伸手朝着女人抓去。
“女施主……”
站在井沿的女人微微偏首,回头削了他一眼,常清一个踉跄趴在地上,哭丧着脸看着一脸丧色的唐果,惊吓道:“大人,你干嘛站在井口吓人啊?”
唐果从石井口跳下,掸了掸白色的裙摆,伸手抓着他的后襟将人拎起来。
“我没吓人。”唐果松开手后,叹了口气,“是你胆子太小了。”
常清:“……”你看我信不信你的鬼话?!
“你小师叔呢?还没回来吗?”
唐果抬眸朝着玄尘的房间看了一眼,房门紧闭,不知道是在休息,还是根本没回来。
常清摸了摸自己光溜溜的后脑勺,摇头晃脑道:“不知道呀。”
“去看看去。”唐果推了他肩膀一下。
常清叹了口气,感觉自己真不容易,不仅要照顾小师叔,还要替鬼王大人跑腿儿,像他这样勤快的小和尚不多见了。
玄尘的房间在常清房间旁边,常清将扣在地面的木盆捡起来放好,慢吞吞地朝着玄尘房间门口走去。
他抬手敲了三下,里面没什么声音,当即喊道:“小师叔,你在吗?”
唐果站在院子里往那边看了眼,最后默默收回了视线,看来是真的不在,难道他还真在李家待了一晚上?
“常清,你先洗漱,我们一起去吃早饭。”
唐果随手打了道法决扔在了石井中,一道清澈的水流从井下喷涌而出,随后化作一道水龙腾空飞过小院的青石板,一滴不落地全部落入木盆中。
常清回头呆呆地看着那条水龙,伸手揉了揉脸,小声道:“这样做是否过于浪费法力了?”
唐果谑了他一眼:“对你来说,倒是的确过于浪费。”
常清:“……”他就不该开口,每次刀都插在他心口!
“还愣着干嘛,快洗漱,准备去吃早饭。”
唐果坐在回廊下的栏杆上,神色不耐地催促道。
……
吃过早饭,唐果就领着常清朝李家走去。
李家大门口守着两个穿着捕头装的男人,腰间佩刀,头戴鹅帽,没什么表情,活像两个守门神。
村子里的百姓估计听说李家又出了人命,今天总算没有都缩在家里,此刻都跑到李家门口看热闹,但是碍于官府的人在,皆不敢造次,只能站在李家附近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唐果脚步徐缓,在人群中穿过,但是细看她衣袍没碰到任何一个人,反观常清哼哧哼哧地挤着人群,从外面挤到了李家大门口,看着杵在大门口的官员,一时间有些摸不准该不该进去。
唐果回头拍了拍常清的肩膀,淡然道:“你自己想办法进去,我先进去看看。”
常清张了张嘴,小声道:“不能带我进去吗?”
“我跟你不一样。”唐果翻了个白眼,“你一个大活人,我怎么带你进去?”
常清撅了撅嘴,他才不信嘞,绝对是她不想带,不过这也没什么大不了,他可以自己想办法。
黑色豪门:只宠你
“你自己注意安全呀。”
唐果本想直接闪进李家宅院内,但又退回一步,从阔袖的袖袋中取出一枝桃木,桃木上有三朵花苞,还有星星点点的绿叶,但是仅折断口便可以分辨出肯定是从树上折下良久。
“这个……你随身带着。”
……
唐果觉得自己不能太不负责任,她可以放任玄尘在元齐村乱跑,但是却不能让常清也如此,常清还是个修为不到筑基的小和尚,没有玄尘那种天生的佛骨,佛缘虽然也不错,但跟玄尘一比差了一大截,佛宗虽然关切后辈,但是绝不会在他还没有什么成就前就给他很重要的宝物保命,所以她得给常清准备些关键时候能抗造的东西。
这枝南海桃木是她很久之前游历南海时所得,桃木与槐木相反,槐木属阴,招鬼养魂都是极好的材料,桃木恰恰相反,为五木之精,能压伏邪气,化煞辟邪,若是千年桃木遇雷击而成的雷击木,威力会更胜。
常清手中的南海桃木虽不是雷击木,但细细观察桃枝,便能看到灰褐色的桃木枝上是一只只栩栩如生的凶兽,一枝上表游龙,一枝上刻彩凤,这微雕之精湛甚是罕见。
常清拿着桃枝,再抬头时唐果已消失不见。
他虽然不太清楚手里这截桃枝有何特别之处,但还是很清楚能让唐果收藏的东西,多半不会是什么寻常之物。
一夜情 小說
更何况唐果是厉鬼,桃木克制邪祟,自然与鬼王相冲,但还能保存的如此完好,足见鬼王大人对此物之重视。
……
守着李家的捕快根本没有察觉到唐果大摇大摆地从他们身边走进去,两人只是感觉有一阵阴风急急地掠过,两人背后冒出一股冷意,随后打了个寒颤,便又恢复如常。
“这李家真邪门!”一名捕快低声说道。
“谁说不是,阴风一阵阵的,如果不是上面下了令,我也不想来。”
“那群兔崽子,一听是元齐村,立刻跑的飞快,有的更是说家里老母儿子病重,请了公假……”
“欸,就慢了一步,不然这次活儿肯定落在其他人身上。”
……
唐果跨进院子内后隐隐闻到一股血腥味儿。
她微微凝眸翻身坐在横梁上,低头看着下方正在验尸的仵作,倒是有些敬佩这小地方的官员。
李家这么泼辣的人,竟然会同意验尸,她暂时也想不明白究竟是什么原因。
化作厉鬼的霍雁晚她是见过的,李家这几起命案肯定和她有关系,但是还有一些细节她不太明白,所以只是等着青山派和当地官府的人顺着线索慢慢查。
玄尘没有进房间内,但是应该察觉到了她的气息,若有所思地朝着她所在的位置看了一眼。
唐果低头双眸含笑,与他四目相接,面不改色地挥了挥手,熟稔地比了个口型。
玄尘收回目光,转身朝着院落外走去。
唐果见状转眼消失在原地,下一秒便出现在玄尘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玄尘本欲往前走的脚步来不及收回,撞在她身上,伸手徐徐扶住她的肩膀。
唐果单手撑在他右侧肩头,戏谑道:“一晚上不见,你就迫不及待地冲上来投怀送抱啊?”
玄尘脸色微沉,往后退开,沉声道:“自重。”
“行吧。”唐果耸了耸肩膀,无奈道,“就逗一逗你,你怎么那么古板迂腐?”
“你昨晚在李府待了一晚上?”唐果问道。
玄尘捻动檀木佛珠微微颔首:“嗯。”
“有什么发现吗?”
玄尘看了她冷倦的眉眼一眼,淡淡道:“并无。”
唐果:“……”
总感觉他是不想说实话,说好的出家人不打诳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