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p4xm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系統逼我當男神 線上看-第614章、你從哪兒學的這麼多花樣!?看書-82w5g

系統逼我當男神
小說推薦系統逼我當男神系统逼我当男神
要不是任务在身,苏盛晨甚至都想在外面跟他们喝上两杯了,跟他们在一起没有那么多的虚与委蛇,比起里面来说轻松了不少。
但是这明显是不现实的······
苏盛晨最终还是和叶苓语进去了,他离开的这段时间,宴席仍在继续,有些人已经喝的有点多了。
“不好意思啊诸位,我来晚了。”苏盛晨笑着说道。
“来来来,苏总耽搁了大伙儿这么长时间,大家说要不要罚上一杯啊!”一个五十多岁的秃顶男笑着说道。
众人纷纷起哄,苏盛晨微微一笑,也不推辞,仰脖就干了一杯。
“爽快!”
事实证明,无论是谁,喝多了之后都是一个样子。
只要是喝过酒的男生或者看男生喝醉过的女生都知道,男人这种生物,没喝醉之前可能说的是某某美女、某某工作甚至某某八卦。
但是只要他们开始就国家大事高谈阔论起来,就真的说明他们喝多了。
只有喝多了的男人,才会因为这样的问题而谈的热火朝天。
比如说现在······
“准备一下车,等一会儿送他们回去。”苏盛晨对着服务员小声说道。
“您放心,我们都联系好了。”服务员传过话去,一会儿,那个小个子负责人就传回来了消息。
“我跟你说啊,就说关于交通这方面的是,管这个的人脑子就是有坑!”
“嗝!就是,又想要政绩、还不想拿钱,哪有这么简单的事情!”
“就是说嘛,不就是去年没拿到低碳城市吗?怎么不去看看我们经济总量?”
一群领导在那里呼喊,苏盛晨听得很认真,这些都是以后可能用到的点,只要是没醉倒的人应该都知道这种机会的宝贵······算了当我没说。
苏盛晨眼皮子直跳,看着在旁边将手伸进红发大波妞衣服里面摩梭的宋善瑞,这!
这么慌的吗?
晚上你们三个安安静静的不香吗?
皮肤黑一点的性感美女有些不满自己的风头被抢,就这么伏在红发大波妞的身上,对着宋善瑞大抛媚眼。
苏盛晨默默的转回了头,同时身体前倾,挡住了叶苓语的视线————小叶子别跟着学坏了。
一直到半个小时之后,领导们的下属准时过来接人。
一个个领导被搀了起来,大着舌头跟苏盛晨道完别之后就离开了。
苏盛晨站在酒店门口,目送着最后一辆车远去,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转身向着里面快步走去。
“晨哥你等等我!晨哥你干什么去啊?”
叶苓语在后面跟着,眼睁睁的看着苏盛晨跟服务员要了一个大碗,回到宴会厅做着自己一直想要做的事情。
他把所有的菜————哦不对,把鱼挑出去了,都汇集到这个大碗里,满满的一大碗还冒着尖。
有一种感觉,叫幸福。
现在的苏盛晨明显是心有所感的。
“晨哥,你干什么呢·······”正当苏盛晨吃的正高兴的时候,一个声音幽幽的响起,差点把苏盛晨噎到。
“叶子?”
苏盛晨不明所以的看着叶苓语:“有什么事情吗?”
叶苓语指指他面前的大杂烩菜,有些不争气的咽了咽口水,那副小模样看的真让人心疼。
“咦?你刚才也没有吃饱吗?”
苏盛晨让他们再上了一个碗,分出去一半给小叶子,两个人就像以前的农村一样,一人捧着一个大海碗在村头稀里呼噜。
“苏总,我给您二位单独做一份好不好?”小个子负责人看着苏盛晨这样子,赶紧上来问道。
苏盛晨正好吃到一只炸虾,仔细的感受酥脆外皮和鲜嫩虾肉之间的碰撞,被这么一问,摇了摇头:“不用麻烦了,今天你们做的很不错。”
人都走了,形象什么的也就不重要了。
苏盛晨和叶苓语平时的饭量就不小,饿了这么大一会儿光吃点心光喝酒,哪还有客气的道理?
野性狂妃:嗜血佣兵很疯狂 九尾野猫
······
吃完了饭,这边有专门的司机送苏盛晨和叶苓语回家。苏盛晨今天喝了不少酒,叶苓语又不会开跑车。
到了苏盛晨小区下,司机停下车就离开了。
“什么嘛,我还想让他送我回家呢。”叶苓语气呼呼的说道,刚才他怎么喊也喊不应,这个司机连都不带回的。
苏盛晨暗自偷笑。
刚才坐车的时候,他和司机的目光就在后视镜上相遇了,两个素不相识的男人,用几个眼神就完成了一场隐秘的交流。
这种默契,不是叶苓语一个小丫头所能够理解的。
“走,跟我上楼。”苏盛晨意气风发,手一挥,带着叶苓语就往楼上走。叶苓语小声嘟囔了一句,提着自己的裙摆在后面跟着。
二十分钟后。
哗啦啦啦······
叶苓语躺在浴缸里,撩起水花往身上扑打,微热的水流让她劳累了一天的身子轻松很多,像是无处不在的小手替自己做着全身按摩。
传来一阵脚步声。
叶苓语眼睛睁开,看了一眼之后重新闭上,稍微有些抱怨的说道:“晨哥,你好慢啊~”
“等不及了?”
苏盛晨跨进了浴缸————苏盛晨绝对不承认自己刚买房子的时候就考虑到了现在的情况,要的浴缸都是超大型的,能躺两个人不说,就算是运动一下也能舒展开身子。
“今天一天累坏了吧。”
苏盛晨拿起叶苓语的一只小脚,今天叶苓语全程像是踩高跷一样,看着让人好笑又心疼。
“唔~”
叶苓语委屈巴巴的应了一声,不仅很累,自己的脚还很疼呢!
苏盛晨不轻不重的按摩着,叶苓语舒服的眯起了眼,整间浴室只能听见水花撩动的声音,以及某人越来越粗重的呼吸声。
突然,一个手滑,苏盛晨没有抓稳。
叶苓语的小脚像是一尾灵巧的鱼儿逃脱了他的束缚,落下的时候,脚尖从他的胸膛划过、然后是八块坚硬的腹肌、一路到了······
“晨哥!晨哥你干什么?”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吗?”
“你这么急干什么?等咱们洗完澡······唔唔唔。”
“等不了了!”
······
苏盛晨穿着浴袍,将一滩软泥一样的小叶子抱出了浴室,过了这么长时间,浴缸里本来发烫的水也变得凉了,再待下去是要感冒的。
“坏人!”
叶苓语睁开眼,看到苏盛晨居然还在笑,气的捶了他好几下。
太过分了!太过分了!这个男人简直了!
第一次的时候明明那么温柔、那么体贴,可是就苏盛晨刚才的表现来看————你从哪儿学的这么多花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