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5r6v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我想留下來 涼月芳菲-二百七十四讀書-ys6uw

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我想留下来
回苏市,要做一个小时公交,再做两个小时地铁,然后再乘一个小时高铁,到苏市后,还要从高铁站做一个多小时地铁转公交才能到家。现在,高铁票还没买。不能买,因为公交的时间是不可控的,如果买早了,人未到,车走了,浪费。如果买晚了,还要在候车厅等,拖着行李带着孩子,实在是不方便。
公交上,我抱着小宝,眼里忍不住的留下来,我感觉有有人在看我。她没上前安慰,她或许懂我吧!小宝睡着了,小宝一直有个习惯,只要一坐车,就会睡觉,不知道这算是个好习惯,还是个坏习惯。睡着也好,他睡着了,我的耳根子也就清净了。至少我不用再与他一路聊天了。
“你怎么了,小姑娘?是发生什么事了吗?我看你一直在哭。”那个约四十岁上下的大姐,终于忍不住,过来问我。
“没事,就是家务事,烦心,没事的,我没事。”我擦拭着眼泪,真是丢人。
“哎呀,那就好,我以为你是丢了钱活着手机了呢!你说现在出门,没个手机的,多不方便。家家都有事,小姑娘,你还年轻,以后啊,妈那美女很多事就都看开了,不要去在乎那些糟糕的事。”
“嗯,谢谢大姐。”
“哈哈,我都当奶奶了,我家的小孙女与你儿子差不多大呢!”
“是吗?我看你很年轻。”
“哎呀,不年轻了,四十四了,过了年就四十五了。”
与她一行的几个人开始七嘴八舌的聊起家常来。原来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有时候,有些坎儿,只能自己一个人迈过去,旁人,是帮不了你的。“小姑娘啊,不要烦心奥,我看你面善,恐怕你家婆婆也不是个好招惹的人。哎呀,我们这儿的人啊,尤其是她们那些上了年纪的,那个年代,注定那代人个个暴脾气,你不要与她们对着干就是了。”
“就是呀,你就当她是个陌生人。再不济,当她是个疯子,别跟她一般见识。”
“我记住了,谢谢几位大姐。”我由衷的感谢这群陌生人给我的鼓励和开导。
“哈哈,她喊我大姐,你们听到了吗?”
欲成仙 石三
“切,又不是喊你一个,喊咱们大家好不好?”
“真是小嘴儿甜的呀!”
“你们是去游玩?”
风流名将 七月生我
“对啊,我们几个啊,是邻居。约好了一起出去玩玩,当天去当天回,白天玩一天了,晚上到家也不耽误给孩子们做家务。”这是一群思想前卫的阿姨。她们带大的孩子,一定会很幸福。我想,做她们的儿女,也一定很幸福、很轻松吧!
“我把房子挂出去了,等卖掉了,到苏市再置换套大点的活着再购置一套。”我给萧邦发了信息,也就是刚发出,他就打来了电话。
“怎么回事啊?你实在逗我玩吗?”
“我认真的,我已经跟中介签了合同,”我淡淡地说。
“你在哪儿?这么吵啊?”
“地铁站。”
“地铁?你回来了?”
“嗯。”
“那我妈呢?”
“你姨妈照顾着呢!别担心,她好着呢!”
“温贝,你怎么能把我妈一个人放家里呢?还有啊,你卖房子,至少要提前跟我、跟我爸妈商量一下啊,怎么可以一个人擅自做决定呢?”
“商量?”我冷笑一声,“你去年给你妈十万块钱,你跟我商量了吗?你前年给你妈六万块钱,你给我商量了吗?”
“你,你怎么知道?”
“萧邦,你真是大孝子啊!”
“妈妈告诉你的?”
“哼!她怎么会告诉我呢?”我一边盯着小宝,一边讲电话,“萧邦,等我回去,咱们再好好算账!”
婆婆是个好姐姐,在她的堂姊妹眼里,她就是权威。她年年接济几个姐妹,却不曾想过自己的儿子还背负着几十万的房贷度日。萧邦是个好儿子,背着我竟然私下给家里二十多万。我在苏市,一个人带孩子,省吃俭用,各种舍不得,没想到我从牙缝里省下来的,却被他拿了去给他妈。这日子,真是扯淡啊!
如果不是恰巧听到婆婆与她妹妹的聊天,我怎么会知道这些呢?
“哎呀,放心吧,她啊,糊涂着呢!小子这两年给我二十几万了,我有钱。你们用不着急着还我,先紧着别人家的外债还!”
“姐啊,谢谢你。不过,外地的小媳妇,你还是要留些心眼的。她要不听你的,你故意找茬,气气她。她那样的,我见多了。她要是再对你不好,你打电话给我,我来说她!”
“好了好了,别说了,一会儿再叫她听见了。”
……
生活不会善待任何一个人。无论她曾经多么善良,还是作恶多端。
路上行人匆匆过 没有人会回头看一眼
举世唯我
我只是个流着泪 走在大街上的陌生人
如今我对你来说 也只不过是个陌生人
看见我走在雨里 你也不会再为我心疼
曾经心痛为何变成陌生
我只想要和你一起飞翔
管它地久天长 只要曾经拥有
我是真的这么想
曾经心疼为何变成陌生
爱情就像人生不能重来
这些道理我懂 可是真正面对
教我如何放得下
如今我对你来说 也只不过是个陌生人
看见我走在雨里 你也不会再为我心疼
曾经心痛为何变成陌生
我只想要和你一起飞翔
管它地久天长 只要曾经拥有
我是真的这么想
曾经心疼为何变成陌生
爱情就像人生不能重来
这些道理我懂 可是真正面对
教我如何放得下
这该死的鬼天气,明明看的是阴天啊,怎么又下起雨来了呢?出了高铁站,大雨哗啦啦下个不停。我叫了一辆网约车,坐到家差不多要一百块吧!一百块而已,心疼什么呢?他不是一二十万都往家悄悄地转移吗?区区一百块,花了就花了,有什么好心疼的?
靠着车窗,我思虑万千。我再一次动了离婚的念头。婚姻里,连最起码的互相坦诚、忠诚、信任都不曾有了。那这段婚姻,留着还有何用?作样子给别人看吗?我不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