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9wl9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爛柯棋緣》-第898章 朱厭的獵物相伴-r4tbi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烂柯棋缘
听到边上的仙修问话,朱厌咧开嘴笑道。
“好,很好,果然是很好!”
“哈哈哈哈,那是自然,黎小公子比老夫想象中的还要有灵性,虽无灵气缠绕却有清气相随,这徒弟我可收定了!”
听了这位仙修老者的话,黎平顿时喜上眉梢,眼前这仙人修为之高连国师摩云大师都赞誉有加,当初摩云大师和计先生一起出手救了黎夫人,也让黎丰得以安全降生,而眼前这位唐仙长就也是一位如计先生那般的高人,黎丰能拜他为师,对他自己对黎家都有莫大好处。
“仙长谬赞了,谬赞了,哈哈哈,小儿黎丰出生便大有异像,国师大人都言此子不凡,能拜仙长为师,是丰儿也是我黎家的福分啊!丰儿,还不快叫师父!”
黎平兴奋地客套几句,然后让自己儿子喊师父,不过黎丰却皱着眉头僵在原地,虽然是父亲的命令,却根本不想叫,还求助般看向身后的计缘和左无极。
那位仙修老者倒是好说话,只是抚须笑道。
“黎大人不必着急,黎丰看我眼生,还有些畏惧也是人之常情,况且入我门下,该有的礼仪规矩还是不能少的,这声师父现在叫,确实也稍早了一些……”
说着老者靠近黎丰,拍了拍他的臂侧,和蔼道。
“孩子莫怕,你若不想拜老夫为师,老夫也是不会勉强你的。”
老者说话间也抬头看向计缘和左无极,毕竟此前黎丰似乎在看他们,看起来一个是帮孩子读书的先生,一个应该是家中护卫之流。
一边的黎平朝着黎丰使了个眼色,但黎丰却故意当做没看到。
“好了好了,这么远从葵南过来,定也是累了,都进府吧,你们把马车赶到后面去,其他人都随我一起进府,两位仙长,里边请!”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黎大人请!”“请!”
黎平带着黎丰,殷勤地请两位仙长入府,对于左无极等人和其他下人则并不多过问。
左无极如今见过的仙人也不少了,当初黑荒万妖宴之战见到的仙人之多比以前经历过的武林大会人数还多,而论仙人修为,他相信计先生必然也是顶尖层次,所以对于面前两人并不太感冒,只不过因为他们可能与黎丰的交集,并且其中一人的目光中隐藏着强烈的侵略性,所以也在认真打量着他们。
计缘心中也有特殊的感觉,看向这两个所谓的仙师,对于那个老者他几乎是一眼看穿,并无特别之处,充其量只是个伪朝元之境的真人,当然,在夏雍王朝这样的王都内,一名真人修士绝对分量很重了。
而引起计缘注意的仙修,自然也是那个扮相更像是一个武者或者说有一定名流地位的武士的男子,这人明显第一眼就认出了他计某人,身上有看似有仙灵之气,实则气血更盛,也可能是个着重修炼体魄的修士,但有一股淡淡的异味在计缘嗅觉中挥之不去。
在朱厌着重打量计缘的时候,计缘也已经睁大了法眼,那股异味模模糊糊仿佛将要实质化,又好似消失不见,但却给计缘一种十分古老的感觉。
不过这会从头到尾计缘和左无极是轮不着说话的,直到前面的人都进了黎府,左无极才凑近计缘身边低声道。
“计先生,那个一脸白毛的仙长,似乎有些问题啊。”
计缘点了点头。
“注意看着黎丰,此人恐怕不是什么仙修。”
左无极眉头一跳,看向府门方向,点了点头才和计缘一起入内。
那一边,朱厌此刻心中也处于极度亢奋的状态。
‘错不了的,错不了的,那双眼睛,那种感觉,一定是计缘!没想到此前才多方留意他,这么快就见着真人了!那法钱是他给土地公的?难道是他炼制的?他的修为究竟有多高?’
……
黎平安排了宴席,不过现在天色尚早,还不到开宴时候,当先要做的自然是安排黎丰和所携下人的住宿问题。
黎丰是黎家少爷自然是住在最好的地方,由黎平的新妾室带他过去,没错,黎平在京为官这段时间没有携带什么家眷,倒是又在这里纳妾了。
那妾室带黎丰过去的时候对着孩子十分好奇,也有些拘谨,但黎丰对她倒是并无什么恶意,也不吝啬露出些许笑容,至少这位妾母对他并无恶意,甚至还想讨好他,才见面就拿出了准备好的莲蓉糕和糖葫芦。
而黎丰投桃报李,一声并不虚情假意的“少母”,让这位新妾室一颗悬着的心也安稳了不少。
至于左无极和计缘那边,是黎府的一位管事带着他们去的住处,因为黎丰特别吩咐过,所以本应该和其他下人共住的两人,这会能各自有一个房间。
只不过管事带着计缘和左无极过去的时候,事情有些超出了这位管事的预料。
“那边院子里就是你们的住处了,这官邸不小,要记清楚路线,也记清楚那些地方可以去,哪些地方……”
管事喋喋不休好一阵子才离去,而等管事的一走,计缘正在房中看着陈设呢,忽然心有所感,走出房门的时候,那位白色短须短发的仙人已经站在院中了。
朱厌拱手向着计缘作揖,笑道。
“久仰计先生大名了,今日一见,果然闻名不如见面,我这样来访,不算打扰吧?”
冥动干坤 神之右指
计缘迈出走廊来到院中,靠近朱厌一步还礼,面色平静地问道。
“不知尊下是谁,来找计某有何贵干?”
左无极这会也从自己的房间内出来,眯眼看着这个所谓的仙人,而朱厌只是笑着,片刻之后才回答道。
“鄙人名叫朱厌,不过是恰巧得知计先生行踪,所以过来看看,哦对了,计先生,这个东西,是不是你炼制的?”
他就是朱厌?
计缘心中一震,看着对方手中的那枚法钱,思量一瞬便点头回答。
“不错,此物确实是计某的游戏之作,登不得大雅之堂,偶尔用来代为偿付一些资费,朱道友又是从何处得来的法钱?”
“哈哈哈哈哈……计先生可是莫要谦虚了,这游戏之作可了不得啊……”
朱厌没说从哪里得到的法钱,而是又走近计缘一步。
“计先生,这钱币你还有多少,炼制起来方便不方便?”
“炼制此物自然是极为不易的,计某当初炼制了一些就再没新炼了,如今手中所存的不过二十余枚罢了。”
“哦……”
朱厌点了点头,收起手中的法钱。
“那不知道计先生愿不愿意传授这游戏之作的炼制方法给我,作为交换,我朱厌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如何?”
左无极这会也走到了院中,直言道。
“嘿,你是仙人,就该明白仙道同门之中尚且法不传六耳,你一个外人如何让计先生传你妙法,只以一个所谓的秘密交换,未免太过占便宜了吧?”
“你又是谁?”
異 烈
朱厌看着左无极,对方确实也气度不凡,甚至身上的衣物也有不少是妖物皮革,之前朱厌的注意力全在计缘身上了,但这个武者模样的人也值得留意一下。
“鄙人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左无极是也。”
左无极一报出自己的姓名,朱厌直接瞪大的眼睛,同时嘴角咧开的幅度到了一种夸张瘆人的程度,露出一口惨白的牙齿。
“哈哈哈哈哈……左无极,你叫左无极,想来那人间武圣就是你了,哈哈哈哈哈,没想到啊没想到,同时让我遇上了计缘和左无极!”
朱厌一瞬间接近到左无极近处,伸手呈爪直接向着左无极胸口掏去,根本不给旁人反应的时间。
“我来试试你这武圣的斤两。”
这一刻,左无极瞳孔一缩,一瞬间仿佛笼罩了一层死亡的阴影,整个人心脏震动,眼前的一切仿佛都缓慢了下来,眼中只有朱厌和那一爪,这爪子仿佛在眼中呈现出一种惨红,仿佛已经握住了自己的心脏。
在一瞬间,左无极武煞元罡暴起周身,身体侧倾,一手扣爪一手捏拳,接住朱厌的掏心一爪的同时挥拳直奔对方面门,同时身体也诡异地倒贴到了朱厌近处。
在朱厌右手被架住又避开左无极那一拳的瞬间,左无极的侧肩背已经靠到了朱厌身上,右脚更是勾住了朱厌的左腿,整个人如同一座拱山撞在朱厌一侧,同时出拳的右手也化拳为爪抓住了朱厌的衣襟。
“砰……唰……”
这一瞬间,朱厌直接被左无极过肩甩了出去,好似一枚炮弹一般砸在院落墙角。
“轰……”
那一角院墙直接倒塌,砖块和灰尘将朱厌埋住。
一边的计缘眯眼看着墙角方向,手中依然掐着剑指,似乎随时会一剑点出,而左无极微微平复气息,低头看了看胸前已经被撕裂大半的衣服和自己古铜色的胸腹肌肉,虽然好似皮都没破,但却有一阵阵痛感传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妙,妙啊,不愧是人间武圣,本以为言过其实,没想到给我带来这么大惊喜!”
朱厌从墙角废墟中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一步步向着左无极和计缘走来。
“你这是什么手段?虽然还差得远,可竟然有点金刚不坏的意思,实在有趣,有趣!”
朱厌一双眼睛都呈现出一种妖异的明黄色,脸上的皮肉和毛发都肉眼可见地在抖动,让计缘觉出这家伙竟然比刚刚看到他还要兴奋得多,这朱厌也太疯狂了吧?
不过这会计缘是理解不了朱厌的兴奋的,甚至差点忍不住要对天狂啸,这人间武圣实在太妙了,妙就妙在这体魄,妙在他一直以来修行打下的恐怖基础,更妙在武曲天星为应的气运!
‘如果能锤炼得再好一些,如果能在那之后将这身躯夺过来,我定然能恢复五成真身之力!不,甚至还能更高!并且届时人间一呼万应,妖魔群雄俯首……’
朱厌的兴奋感简直抑制不住。
“来来来,快告诉我你练的叫什么?”
左无极面露怒意,冷声道。
“此乃武道秘法,武煞元罡!”
“哈哈哈哈,好名字,好名字!武煞元罡,但还不完善,还不够!想不想知道如何向金刚不坏靠拢,想知道吗?我可以指点你的!”
计缘那边,獬豸的声音已经传到了他耳中。
“计缘,这朱厌是个疯子,已经露了杀意,并且自以为吃定了我们,显得有恃无恐,我们立刻出手攻其不备!”
但计缘却传神回到。
“暂时先忍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