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6jks都市言情 我不可能是劍神討論-第五十七章 花姑娘到底在哪裏相伴-0mb7a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我不可能是剑神
彩袖殷勤捧玉钟,
当年拼却醉颜红。
舞低杨柳楼心月,
歌尽桃花扇底风。
啪。
……
不得不说,花绮罗不愧是站在神洛城顶端的绝艳花魁,那杨柳拂风一般的身段舞姿,当真绝美。
就见她身着一套桃红彩缎流苏裙,裙摆很短,套着极显窈窕的衣裤,腰胯扭动,团扇摇摆,仿佛是开满桃花的春山在大雾中若隐若现。
转圜间,又见她杏眼桃腮,妩媚面容,果然世上难寻。这样的女子,除了人间尤物四字,亦不知该当何评价。
李楚看向神目和尚。
神目和尚看着前方场地中翩翩起舞的花绮罗,笑容逐渐变态。
大和尚不是好色的人,可青灯古佛久了,突然看见这样的尤物,任谁也要多少有些迷糊。
李楚赶紧出声打断了他对佛祖的背弃。
“看样子她没什么问题?”
“嗯?”神目和尚回过神,挠挠头,道:“以我的慧眼看来,起码绝不是妖物化形……当然,如果有其他猫腻,可能是简单一眼看不出的,我觉得还是仔细检查一下比较稳妥……”
“行了行了。”
小神医推着他的胸肌将大和尚推出房间,“深入的检查我会做的。”
大和尚有些急了,扯住他道:“凭什么你小子吃独食。”
小神医翻了个白眼,“你说你马呢?我是大夫!”
大和尚愣了愣。
内心不禁想起一句,男怕入错行。
李楚安慰道:“放心吧,死后就归你管了。另外……如果化为邪祟,那再由我出手。”
跟在三人身旁的侍者听得浑身冷汗直冒,却也不敢搭腔。
生怕自己也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说归说,闹归闹。
当花绮罗练舞结束,来到三人面前时,大家还都是严肃认真的。
她方才应该是洗了个澡,此时散着头发,披着一张薄毯,另有一种慵懒的美感。
雨霁桃花,露水红颜。
“小神医……”她看了看大夫身后站的道士与和尚,轻笑道:“是觉得我的病没有救了吗?要给我来个一条龙?”
“花姑娘说笑了。”小神医解释道:“是因为你的病来得诡异,所以我才请了两位修为精湛的朋友看一看,是不是有邪祟作怪。”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邪祟?”花绮罗讶然了下,似乎有些害怕,目光逡巡了下,而后美眸毫不犹豫地投向李楚,“小道长,那我的情况还好吗?”
“起码目前没有发现什么不对之处,花姑娘大可放心。”李楚平静答道。
“那就好。”花绮罗抚了抚胸口,“若真是哪里有邪祟,小道长你可千万要救我啊。”
“我会的。”李楚颔首。
“我也会的!”神目和尚弯了弯胳膊,挤出一抹拱桥似的肌肉。
花绮罗瞥了他一眼,道了声:“哦。”
临走时。
李楚忽然问了一句:“花姑娘,你可识得沈明?”
“嗯?”花绮罗听到这问题,似是思忖了两秒,才摇头答道:“不认识,怎么了吗?”
“没事。”
李楚深深看了她一眼,而后转身离开。
……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沈明双目失神地坐在椅子上,开始怀疑人生。
“我们明明那么多次花前月下、海誓山盟……我还记得我们最后一次分别的场景,那一天……雪花飘飘、北风啸啸……”
“不——”
李楚看着沈明失魂落魄的样子,只觉他不似在说谎。可是花绮罗明明说不认识他,这也是事实……
除非……
“如果不是你说谎,那也有可能是她的失魂症恰好忘记了你……”王龙七拍拍他的肩膀,“看开点,人生不止有眼前的花魁,还有远方的富婆要陪。”
“事实上……”小神医打断道:“她根本没有什么失魂症。”
“什么?”众人惊诧。
“所谓失魂症其实只是一种笼统的描述,严格来说,并没有这种病症。”小神医解释道:“民间所谓的‘失魂’,大多就是一些失忆或者精神恍惚之类的症状。但是……我早就仔细为她检查过,她应该完全没有类似的问题。也是因为这样,我才怀疑有邪祟作怪的可能……”
沉默了下,李楚出声道:“有没有可能……她的身体里根本不是她的神魂。”
因为之前亲自施展过两次元神附体,所以他对于神魂和肉身的分离有了一些了解,很容易联想到了这种情况的存在。
而假如附体的是人而并非邪祟,那神目和尚的慧眼也应该是看不出的。
沈明一个激灵,“那怎么办?是不是有人害了绮罗,小李道长,你可一定要救救她。”
“你不必惊慌,我也只是一个猜测而已。奇怪的地方就在于,如果是另一个人掌控着她的身体……那应该是要她同意才行。不过神魂一道我所知也不是很多,或许还是要找前辈询问一番。”
……
一番探讨无果。
李楚又动身来到了异梦斋。
魂修一道,还是要问罗仙姑才行。
罗仙姑看见李楚再来,也是颇为开心。
“怎么,回心转意、弃暗投明了?想要放弃你那个没有前途的师傅了?”
“额。”李楚尴尬了下,“这倒没有……”
接着,他将新近遇到的这件事说了一下。
罗仙姑闻听,沉吟一阵,道:“你是怀疑那花魁的体内是其他人的神魂?这几乎不可能,就算是大能级别的修者,也无法强行以元神驱使他人肉身。除非是她自愿……”
“有没有办法能够看到她的神魂?”李楚问道。
“可以。”
罗仙姑想了想,回内室中取出一盏精致的白色小灯。
“这是犀照灯,是以传说中的灵犀角做成,在暗室中点燃之后,可以照破室内的一切阴物,包括人体内的神魂。届时,你可以看看她体内的神魂与她的体魄是否完全重合。”
罗仙姑介绍道。
李楚接过犀照灯,颔首道:“多谢。”
正欲离开,就听罗仙姑叫住他:“等等。”
“嗯?”李楚回过头。
罗仙姑说道:“上次帮你是看在你师傅的情分上,这次……得付钱。”
听到价格后。
李楚的眼角微不可察地一抖。
……
“报销。”
李楚将那犀照灯放在沈明身前,并报出价格之后,沈明的眼角也开始疯狂抽搐。
不过,想到自己的一生挚爱花绮罗,他还是咬着牙……
打了张欠条。
李楚收下欠条,心想回头有空再去趟异梦斋,用这张欠条把自己那张欠条换回来……
至于沈明会不会还钱,应该不用担心。
李楚摸了摸纯阳剑的剑柄。
如是想道。
沈明看着桌上的犀照灯,又对小神医道:“这次我想亲自去见绮罗一面,可以吗?”
小神医道:“那你随我一起进去就好了。”
“可是麝香院的人好像记住我了,他们根本不许我入内……”沈明担忧道。
“嗯……”小神医想了想,笑道:“不碍事的。”
……
当小神医再来到麝香院时。
他的身后还是跟着两个人。
左边一名是熟悉的小道士,右边……则变成了一名身着奇怪的宽大彩色兽皮袍子,戴着诡异的彩色獠牙面具的怪人。
麝香院的侍者一脸问号,艰难拒绝道:“您上次带和尚和道士进来,我们都忍了……可是这次这个……又是什么?”
小神医冷冷吐出两个字:“萨满。”
“啊?”
小神医淡然道:“我身为一个医生,随身带一个萨满跳跳大神,也很合理吧?”
“嚯?”
可以看出,麝香院对于治好花绮罗的病症实在是相当急切,居然连这种突破下限的行为都得到了容忍。
花都大会在即,由于她的离奇病症,一直不敢让她出去与人清谈或者进行路演,已经极大的影响了今年的造势。
不多时,一间净室就已经准备好了。
花绮罗本人进来时,显然也有了不小程度的受惊。
多亏李楚和那“萨满”站在一起,稍微中和了她的惊惧。
看见花绮罗进来,沈明顿时大为失态,他三两步走上前,摘下面具,颤声道:“绮罗,是我啊!”
花绮罗看着摘下面具的沈明,眼中闪过一丝隐晦的寒芒,但随即又转为迷惑。
“你是?”
“我是沈明啊!我们……”
虽然心中早有准备,但是亲眼见到她懵懂的面容,沈明还是瞬间破防了。
多亏李楚一把拉住他,并转而对花绮罗道:“我这位朋友一直很喜欢你,可能有些激动。花姑娘,还在屏风后稍候片刻。”
“嗯……”
花绮罗乖乖点了点头,坐到了屏风后的椅子上。
小神医在一旁早已经准备好,吹熄了房间内原有的灯火,点燃了那一盏洁白的犀照灯。
轰——
暖融融的光芒一照,所有人的神魂都像是被一缕光照透到了体外。
沈明的身体被犀照灯光穿过,在墙上出现了一个与他本人一模一样的影子,可是影子绝对无法如此生动。
小神医的也是如此,神魂似是影子,被打在墙上,灵动无比。
人的肉眼看不见“虚”的神魂,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勉强感受到它的存在。
“咦?”小神医奇怪的看向李楚,“为什么你的神魂那么淡?”
李楚也已经注意到。
犀照灯透过自己的身体,只有一道极为浅淡的影子在墙上,几近于无。
“可能是我的肉身或神魂与你们不同吧。”李楚猜测道。
反正他与人不同的地方一向很多,也不是很在乎这一些了。
这时就听沈明小声叫道:“你们先别管谁魂淡了!快看屏风!”
两人将视线投过去。
就见花绮罗的影子打在屏风上……
显露出了一个身形样貌完全不同的黑影。
果然!
沈明上前一把扯倒屏风,花绮罗也意识到事情不对,目光闪烁地看向三人。
“你们……”
李楚拽住沈明,目光直视花绮罗,沉声问道:“你不是花姑娘,你是谁?”
“我的绮罗在哪?”沈明急迫地问道。
花绮罗身子袅娜地坐在那里,眼眸下垂,久久没有出声。
半晌,她才抬起头。
“想不到……居然还是被你们识破了……”
在三人的注视下,她缓缓说道:“我的确不是花绮罗,但也不是什么坏人……我与她,是自愿进行了一场移魂。”
“移魂?”
“没错。”花绮罗咬了咬牙,道:“这件事我可以与你们讲,但是你们必须给我保密,因为这是绝对不能外传的……”
“事情发生在几天前……”
“一个神秘人突然找上我,询问我要不要进行一场神魂交换,而交换的对象,居然是神洛城里最当红的花魁……我当时惊讶极了,只当那是天方夜谭。”
“可是他们施展了一些手段,令我相信了他们……”
“我一直对自己的容貌不满意,有机会成为这世上最美丽的女子之一,我自然心动了。”
“而那名花魁,她也愿意成为我。于是在那伙神秘人的操纵下,我们两个成功地互换了身份。可是来到这里以后,我与她除了肉身以外的一切完全不同……她的身体能记住那些舞姿,却记不住所有的回忆……”
“我才只能称病,佯装自己失忆,想要蒙混过去……想不到,居然引来了你们……”
花绮罗目光恳切地看着几人。
“你们千万不要外传,那些神秘人帮助我们进行移魂,唯一的条件就是绝对不许对任何人说起,一旦泄露……就会死!”
这熟悉的话,不知怎的,忽然让李楚想起了那个名叫刘一手的医生。
他也对自己讲过类似的话,后来……他就真的死了。
他问道:“你可知道那伙神秘人是什么来历?”
“我不知道。”花绮罗摇头:“我只知道他们很强大,可以肆意操纵人的灵魂……”
“真正的绮罗在哪里?”沈明急切问道。
旁的他都不关心,他只关心这一件事。
“她自然是成为了我……”花绮罗看着他,缓缓道:“成为了朝歌城凤祥商行的掌柜……王阿仪。”
上門 女婿
“啊?”
起伏的幸福
沈明肩膀一震,瞬间失神。
李楚和小神医对视一眼。
原来事情是这样吗,当红花魁为了抽身与情郎长相厮守,竟然不惜变成另外一个人。
而那个人,则变成了她享受这万丈荣光。
只是……
背后操作这一切的人到底是谁?
又有什么目的?
李楚隐约觉得,仿佛有一片挥之不去的阴影,渐渐笼罩上了城头。
……
一转眼。
夜就已经深了。
馆阁之中却有浪涛之声不绝于耳。
墙上悬挂着的大幅海图又开始卷起波澜,海浪中席卷着一朵娇艳的红花,层层叠得,千娇百媚。
“主上……事情就是这样。”
那花朵似乎蕴含着生命,传出了娇媚的女声。是温软的嗓音,却在说着再冷酷不过的话。
“需要将他们都杀光吗?”
在海图的对面,沧海君端正地坐着,目光沉凝。
“这座城里的人……是迟早都要死的……只要是不影响我们的计划,那就无所谓早晚。”思忖片刻,他说道:“你做得很好,接下来还是要一切小心。毕竟你在计划中……也是关键的一环。”
“是。”
“另外……德云观,貌似杀死风神令的人也和这里有关系,可有什么出奇之处?”
对面的声音顿了顿。
而后竟似乎有些羞涩。
“那小道士……实在是出奇的英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