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0cwt精品都市异能 《乞活西晉末》-第七百五十七回 平陽城下讀書-zeymz

乞活西晉末
小說推薦乞活西晉末乞活西晋末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华历五年,五月十五,戌时三刻,晴,平阳城。
王山传
“靳准老儿,你深受我大匈厚恩,竟敢挟持监国太子,举兵造反,通敌卖国,背主求荣,简直无耻至尤,良心何在,天理何在?”平阳城下,数队匈奴军兵扯开喉咙,厉声喝喊,“城上的弟兄们听了,陛下明察秋毫,知晓尔等皆为靳准蒙蔽裹挟,方才犯下滔天大罪,然上天有好生之德,陛下宽宏大量,只需尔等幡然醒悟,莫要一错再错,便可特赦从者无罪,只究首恶…”
假面王妃 水汐漓
东城门外,喊话匈兵身后,人喊马嘶,兵甲铿锵,却是一支暗夜下的浩浩大军,看其散布四野的火把范围,以及炬火映衬下的层叠旗幡,当足有七八万之数。而在大军中部,一顶偌大的明罗伞盖,围拱于金钺银戟之间,在火光中耀眼生威,分明就是刘聪亲至的标准行头。
与之相对的城墙之上,两万多匈奴叛军混着两万临时民壮,各个如临大敌,不无忐忑的望着城外的匈奴大军,尤其是望向那面明罗华盖的时候,他们面上难掩惧色,眼中更是不乏闪烁。虽说上面已经宣称刘聪死了,主力骑军逃了,血旗军很快就要到了,可谁又真敢全信?而刘聪过往的赫赫军威,以及暴虐凶残,可是给他们留下过足够阴影。
“上面的弟兄们听了,华国是他们汉人的天下,大匈汉国才是我胡人的家园,昔日晋朝官吏如何欺负外族,你等都忘记了吗?明知要受汉人歧视,何必还要跟着靳准那个奸贼自误…”眼见城头一时并无回应,颇显胆怯气短,城下的匈奴军兵叫得更欢。
终于,城头上的人力喇叭们也开始了言语反攻:“城下的各族弟兄们,刘聪都死了,匈奴大势已去,四万精锐骑军都被刘骥带着逃了,尔等充其量是用来做戏,掩护刘骥逃走的弃子罢了,何必还要白白搭上性命,跟着华国过稳定日子,老婆孩子热炕头不好吗…”
城头这一吼,城外的匈奴军竟也面面相觑起来,不乏目光闪烁,好似城头叛军的说法,其煽动性完全不亚于自家对城头的劝说呀。由是,随着城上城下“人力喇叭”的喝喊较劲,双方军兵的疑惑愈深,犹豫愈重,军心士气竟然体现为携手下跌的怪象。
或是受不得这般无聊的言辞拖沓,城下匈阵中驰出一名老将,他虚指城头,厉声喝道:“某乃马景,大匈儿郎们,而今陛下大军回归,讨伐不臣,你等只需铲除靳准,亦或打开城门,甚至仅是在攻城之际放水退避,都将无罪有功,获取厚赏,乃至拜将封侯!”
出马劝说的老将正是匈汉司空马景,看似声色俱厉,语气嚣张,此刻的他,心底其实紧张的很。能否连哄带吓攻下平阳城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夺城时间必须尽可能的短,因为老马岭失守的消息他已然知晓,他的攻城行动决不可等到那边的血旗军衔尾赶来。
“哈哈哈,马司空,你又何必虚言恫吓,那刘聪已然驾鹤西去,你还假冒他的旗号,趁着黑夜做妖,将两三万人打扮成七八万大军的模样,来平阳城咋咋呼呼,莫非以为天下人都是傻子不成?”东城门楼,浑身披挂的靳准随之咆哮出声,听来充满自信,实也不乏气短。
咋对方啥都知道!?马景心中恼急,他比谁都清楚,平阳城高墙厚,又有军兵民壮四五万守卫,想要正面硬攻夺取,别说他这支沿途收拢地方兵壮方才达到三万多的队伍,便是加上刘骥的那支复生军,也将碰个头破血流。唯一的可行途径,便是利用大军虚势与刘聪的往日积威,压迫城中的部分匈兵反正回来,而这也是他在夜间兵临城下的主要原因。
毕竟是老人精,马景很快便做出回应,理直气壮的骂道:“大胆靳准,你简直就是丧心病狂,非但通敌卖国,竟还诅咒陛下,难道你忘了过往陛下对你的厚恩了吗?城头的弟兄们,跟着这样一个不忠不义又忘恩负义的小人,你等会有出路吗?又如何确定其所言为真?”
“哈哈,马司空,莫要转移注意,刘聪到底死了没有,你这个老东西最清楚。若要辱骂靳某,若要策反平阳五万守军,刘聪自己咋不来说,是不敢,是没底气,还是他根本就是死了?哈哈哈,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啊,哈哈哈!”靳准打断马景的怒斥挑拨,反口诘问道,心底却也不免些许忐忑。尽管已从华国军情系统的渠道得知了刘聪死讯,可这等波诡云谲的生死之际,谁又敢保华国的哪句话才是真的?
下一刻,靳准的笑声戛然而止,呈张口结舌之态,身子则禁不住的哆嗦,心脏更似被人狠狠的揪着下沉再下沉。只见城下的匈奴军中,那面明罗华盖,竟在炬火映衬下徐徐前行,直至排众而出,抵达城下一箭之地。那份华美,那份雍容,怎么看都是正宗的皇驾节钺,而华盖之下,金盔金甲端坐马上之人,其长相委实就与刘聪几无二致。
狠狠的干咽了一把喉头,靳准勉力祛除脑中惊惧,故作轻佻不屑的嗤笑道:“哈哈,刘聪死了,留下的替身倒还挺像的嘛,这也是你今生最大的一次亮相了吧。来来来,开口说两句,大声点,叫城上城下的人都听听,这个刘聪到底扮得像不像?哈哈哈…”
“靳准,你若即刻开城投降,朕给你一个全尸,并给你靳氏留下一条血脉。”东门下方的“刘聪”冷然喝道,声音平淡,却似蕴藏着无穷威势,直令城上的许多匈奴军兵,包括靳准在内,都不禁心头一颤。当然,少有人知的是,“金甲刘聪”张口说话之际,喉咙并未发出声音,而发出声音的,却是其身后一名长相迥异的宫卫。
必须说,细节决定成败,马景为了蒙蔽靳准与平阳叛军,挖空心思挑选整出的替身双簧套装,委实能够以假乱真,尤其在暗夜远距的情况下。至少,本就狐性多疑而心志不坚的靳准,此刻都有点信了下面的就是刘聪本人。
自然,到了这个时候,即便靳准百分百确定下面的真是刘聪,他也会指鹿为马,而非承认,无它,伤不起!眼珠接连转动,靳准蓦然冷笑道:“哈哈哈,华盖下的年轻人,在你留下靳某全尸之前,且先得证明,你真是刘聪吗?某且拷问拷问你,昔年刘聪一人娶我膝下二女,先看中的是谁,你该不会不知道吧?”
靳准心中已然打定主意,无论待会儿“刘聪”是选自己的大女儿还是二女儿,标准答案都将是家中侍奉大女儿的一名丫鬟。随手挖上这么一个坑,他心底暗自得意,就等讥嘲其人答错,自己就可否认其身份,顺带还能利用绯闻丑事,再削减一把刘聪的积威。
然而,城下的“刘聪”压根不走寻常路,不甩靳准那一套,却听他厉声喝骂道:“靳准,你是什么东西,猫狗一样的腌臜货,朕需要像你证明吗?不过,朕入城之后,会令人将你的一双眼珠取来见上一面,叫你认个清楚。”
就在靳准犹感自个猝然踏空的时候,“刘聪”已经虚指城头军兵,沉声喝道:“城上的大匈勇士们,朕现在命令,待会大军攻城,你等只需伺机反正,右坦肩膀,入城之后,朕便恕尔等无罪!”
“大匈勇士们,杀进城去,讨回公道,救回家小,我等就是死也要死出大匈的尊严!”根本不再给靳准更多机会,“刘聪”仰天怒吼,大手一挥,令旗随之舞动,牛角号随之呜鸣。
必须承认“刘聪”在匈汉蛮夫中的威望,有其“亲自”鼓动,城下的匈奴大军顿如被点燃了的火药,士气瞬间高涨,战意霎时澎湃,旋即,他们扛着沿途就近征调的云梯,持刀举盾,箭雨连连,开始了声势浩大的攻城。四野之中,弥漫着此起彼伏的呐喊:“杀啊,杀进城去,讨回公道,夺回家小…”
“万莫相信对方的鬼话,那人根本就不是刘聪!弟兄们,若叫下面这帮狗急跳墙的乱兵入城,我等的家小都将无法保全!弟兄们,只需守住一夜,最多明晨,血旗大军就能赶过来啦…”城头之上,靳准的声音亦是高亢入云,气急败坏间,却不乏惊惧慌乱,同样表现的,自也包括他麾下的平阳守卒…
与之同时,平阳城南,八里之远的一处小丘林上,数百黑衣人正躲于树石之后,津津有味的旁听着平阳城的这场攻守大战。细看他们人人锁甲鲜明,刀弩齐备,却是血旗特战军的装束,为首之人,恰是半月之前,在河内郡率众埋雷炸死匈将刘参的特战屯长曹淡,此番却是移师平阳一带继续敌后作战。
暗夜中,前方忽有两人鬼鬼祟祟的窜入丘林,快步到了曹淡面前,头前一人正是队率张大嘴,他忧心忡忡道:“头儿,那靳准好似不咋的诶,亏他此前叛乱得有声有色,可如今分明坐拥军兵勇壮四五万,还倚仗城高墙厚,应对那马景的三万多人,却显得左支右绌,气势不振,没准都能丢了平阳。头,我等,我等就这么干看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