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8ql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第二百五十三章 隨侯劍胚讀書-vvbrw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徒
江南雨缓缓的走出了宛冯剑坊,天空再次飘落下一片片雪花,宛冯坊的弟子都是目送着他离开,直到他的身影被风雪掩盖。
无尘子看着突然出现在小院里的江南雨,有些惊讶,也有些错愕,他只知道这个人是棠溪九坊之一的剑坊坊主,叫什么却是不知道。
“宛冯剑主,江南雨见过无尘子掌门。”江南雨看着无尘子行了一礼说道。
“见过宛冯剑主!”无尘子也是回了一礼。
两个人就现在风雪之中,谁也没有再说话。
少司命一身雪白貂衣抱着北落师门看着两人,目光微凝,因为她感觉到了一股飘忽不定的杀意在江南雨身前浮起。
“你想杀我?”无尘子看着江南雨开口说道。
江南雨没说话,周身的雪花也跟着飘忽不定,证明了他的杀意也是飘忽不定。
沉默了一阵,江南雨杀意泄去,才缓缓的开口说道:“我不确定能不能杀你,所以我不敢动手。”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我从没有想过动棠溪,那么你又是为什么想要杀我呢?”无尘子平静的开口问道。
“因为我是周王室最后一任太宰,楚国天问的铸剑师。”江南雨缓缓的开口说道。停了片刻又苦涩的说道:“但是我却又是宛冯剑主,棠溪九坊之一的剑主。”
无尘子看着江南雨,微微皱眉,楚国铸天问,诸子百家都在疑惑楚国什么时候拥有这样的铸剑名师,偏偏楚国也没有铸剑师出来承认是他们铸造的。现在他明白了,原来是棠溪九坊之一的宛冯剑主亲自出手铸造,那一切也就能够解释得了了。
老实人的传奇人生 成青锋
“你是不确定能不能杀我,还是担心我死以后整个棠溪剑盟会跟着陪葬。”无尘子平静的问道。
江南雨伸出了枯槁的手,接住了一片雪花,叹了口气说道:“杀了你,韩国必乱,或许我们有一线生机。但是你的名气太盛了,即使天下都在传扬你的修为废了,但是我的剑却在告诉我,杀不了你。”
狂徒弃少 傲剑问天
无尘子看向江南雨腰间的剑,却是从未听过的一把剑,有些惊讶,只有名剑才有灵,想不到江南雨除了铸造天问以外,居然还有一把名剑。
江南雨将腰间的剑抽了出来,黝黑无光,甚至无锋,只是一把剑胚。
“此剑经历了数百年,却始终没有人能将它铸造出来。”江南雨轻轻的扶着黝黑的剑身,双目中充满了炙热和悲哀。
“这是怎么样的一把剑,怎么会经历数百年也没人能将它铸造完成?”无尘子看着剑胚问道。
“因为为了铸造这把剑,已经死了数万人,灭绝了一国铸剑师,却依旧失败了。”江南雨叹息道。
“随侯剑?”无尘子目光一凝,当初楚国灭随,随国举一国之力铸剑,但是一直到国亡,随侯剑也没能出世,楚王为了让随侯剑出世,杀了数万人让剑饮血,却依旧无法让剑出世,最后又让随国三千铸剑师投炉铸剑,结果却被随侯剑的铸剑师将剑炉打碎,随侯剑也被掷入空中,消失不见。
“想不到无尘子掌门居然知道随侯剑的典故。”江南雨看了一眼无尘子,这段历史被楚国掩埋了,世人都早已忘记。
而随侯剑最终还是被楚国找到了,但是随侯剑虽然还是剑胚,但是却已经诞生了灵,让整个楚国铸剑师都无法将其铸造完成。
楚国一开始铸造天问就是想以随侯剑胚来铸造,可以最终失败了,所以楚国找到了他,用随侯剑胚作为交换,让他帮助楚国铸造天问,也因此,随侯剑胚经历了数百年,重新回到了随国后人铸剑师手上。
“所以你是想让我把随侯剑铸造完成?”无尘子看着江南雨说道。
“南桉跟我说你们要打造定秦剑,普天之下能承受住秦国国运的剑也只有它了。”江南雨看着无尘子说道,然后又轻轻的擦拭着随侯剑胚的剑身。
“我可以看看呢?”无尘子看着随侯剑胚问道。
“请!”江南雨双手托着随侯剑胚递给无尘子。
无尘子也是郑重的双手接过随侯剑胚,入手冰凉,并且还伴随着一阵阵刺痛,一段段残缺的画面直接拥向无尘子的脑海。
无尘子一个踉跄,剑胚落地,整个人也退后了几步,。
“好强的怨念!”无尘子看着随侯剑胚,目光微凝,驱逐了涌入脑海中的记忆。
江南雨看着无尘子,想不到无尘子年纪轻轻却是能够承受住随侯剑上的怨念。
无尘子重新上前握住了随侯剑胚,任由无数怨念侵入体内,却始终站立不动。
“喵~”北落师门浑身汗毛竖起落到了雪地上,弓起身子死死地盯着随侯剑胚。
只见剑胚上散发出无尽的黑气将无尘子包裹,还在不断的向外扩散。
北落师门也是一步一步的后退,最终退出了院子。
少司命也是被黑色的怨气粘上,一段画面入脑,那是一个万人坑,坑中间是一个剑炉,剑炉之上有着一把黑色的长剑。
少司命瞬间清醒过来,看向江南雨,发现江南雨已经退出了小院,也跟着退出了小院。
江南雨目光始终盯着小院,仿佛能看穿黑色怨气中的一人一剑,身上的杀意再次浮现,却依旧是飘忽不定。
他知道这时候动手,无尘子必死无疑,但是他却犹豫了,因为如果他杀了无尘子,天下将再无人能净化掉随侯剑上的怨气,随侯剑也将再也无法被铸就出来。
少司命看着江南雨,手中凝聚着万叶飞花,只要江南雨有一丝异常,她和北落师门这都会瞬间出手。
而在无尘子和随侯剑僵持的时候,整个南平县也不宁静。
棠溪九坊终究是开始了动荡,欧岚和合伯剑主带着人将墨阳剑坊围住了,双方弟子都是对峙着,谁也没有说话,也没有动手。
莫醉带着一干管事走出了墨阳剑坊,看着欧岚和合伯剑主,昔日的同僚,如今却是要刀剑相向。
欧岚和合伯都没有开口,莫醉也是看着两人,已经知道合伯剑主终究是做出了选择,选择了站在秦国一边。
“铸家的选择我可以理解,但是无尘子给了你什么承诺,让你这个无利不起早的合伯剑主居然也会站到他的那边?”莫醉看着合伯剑主问道。
连续剧剧场之带着基连穿越
在他的计划中,合伯剑主就去波不帮他,也会坐山观虎斗,等着坐收渔翁之利。因为他跟铸家硬拼,到最后也会是两败俱伤,合伯剑坊就可以接机吞了他们墨阳剑坊,或者是铸剑四坊的部分。
合伯剑主摇了摇头然后说道:“你以为身为铸剑师,我真的就是那种没有风骨的人?”
莫醉看着合伯剑主,想了想,怎么也无法将此人跟风骨两字联系上,剑通人,什么样的人铸什么样的剑。而合伯剑主铸的剑却是弯曲,说好听了叫有韧性,说不好听了叫没脊梁。
“你有么?”莫醉开口说道。
合伯剑主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的,伸手接过一片片的雪花,才开口道:“所以这个世上能够理解我的人只有无尘子掌门一人而已。”
莫醉看着合伯剑主,皱了皱眉,他看得出,此刻的合伯剑主有着一股他从未见过的气质,也许他们真的从来就没有了解过合伯剑主吧。
“你跟无尘子也只是见过一面,但是你们却是一路人,身为道家人宗掌门,却屈膝侍秦,在卑躬屈膝这一块,你们确实是一路人。”莫醉嘲讽的说道。
“你是在找死!”合伯剑主看着莫醉寒声说道,手中铁剑瞬间出鞘直接攻向莫醉。
欧岚等人都是愣住了,怎么突然就动手,只是欧岚还是压制住了弟子,不让他们动手,只是逼着墨阳剑坊的弟子也不得插手两人的战斗。
莫醉见合伯剑主出手也是瞬间反应过来,宝剑出鞘,一声轻吟,直接斩向合伯剑主攻来的长剑。
合伯剑主也知道他的铁剑在坚固上是不如墨阳剑主的青铜宝剑的,所以长剑微斜避开墨阳宝剑的剑锋,刺向莫醉。
莫醉眉头微皱,他想不到合伯剑主的剑居然会比他快上三分,随即手挽剑花继续斩向合伯铁剑。
然而在灵活上,合伯宝剑却是比墨阳宝剑要灵巧许多,因此也轻易的避开莫醉的力劈。
两人虽然只是一瞬的交手,但是都看出了对方的优势和自己的不足。
墨阳宝剑重在力大,势沉,坚固。合伯宝剑重在剑快,轻便,灵巧。
“想不到你居然隐藏了修为!果然跟你的剑一样,只会投机取巧。”莫醉胸口上留下了一道剑痕,那是因为他低估了合伯剑主的实力,被突然的爆发一剑刺伤。
“世上本无对错,也无善恶,是非对错都是个人感官。我从来没有侮辱过你们的剑道,你们又有什么资格来贬低我的剑道?”合伯剑主收回了长剑平静的说道。
莫醉看着合伯剑主,沉默了片刻,没有再开口,而是想了想,什么是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他们认为剑是宁在直中取,不在曲中求。
但是合伯剑主的剑道就是错的么?这不过是因为合伯剑主开创了一个全新的剑道罢了,他们从来就没有认真的去了解过合伯剑主,又有什么资格去评价合伯剑主的剑道。
“工布剑就是一柄软剑,难道就不是名剑了?”合伯剑主继续说道。
莫醉看着合伯剑主,欧岚也是皱眉沉思,工布剑也是欧冶子铸造的名剑之一,却是一柄软件,如今也是落到了楚国将军季布手中。季布号称一诺千金,剑随其主,谁又敢说季布没有风骨呢?
我 不想 逆 天 啊
“儒家荀夫子说人性本恶,因为人是自私的动物,看待问题都会从自己是否得利去衡量,即使对自己没有任何损失,也会在别人在困难时踩上一脚,这就是性本。衡量君子与否的标准也就在于,这个时候,能伸出一只手的叫君子,冷漠旁观的叫士。”合伯剑主继续说道。
莫醉看着合伯剑主,知道他是在嘲讽自己自诩君子,其实连士人都不是。
修真庄园主 壮乡小仨
“我不是剑客,不会什么高深的剑技,也不知道如何去创造属于我们合伯宝剑的剑技,但是我敢去尝试。所以,了解了我的剑道的你,有着太多的克制我的剑技,但是我输了也是赢了。”合伯剑主看着莫醉说道。
青铜宝剑的剑技太多了,从三皇五帝,夏商周到如今,前人创造出了太多太多的剑技,他的剑没有专属的剑技,不可能战胜莫醉,所以他赢不了。
但是他却是创造出了铜剑以外的另外的剑道,这就是他的成功,虽然他也不知道他的道是否正确,但是他敢去尝试,为此他愿意卑躬屈膝,忍受唾骂,但是他的道心不会散,正如合伯宝剑一样,可以曲,却不会断,这是他们的底线。
“你相信无尘子,认为他能证明你们的剑道是正确的?”莫醉明白了合伯剑主为什么会站在无尘子一边。
因为无尘子是当今天下最杰出的剑客之一,自创的剑法也太多了,太极,太玄,天外飞仙。三大顶级剑法,甚至除了纯钧剑,连凌虚也无法承受住天外飞仙。所以,合伯剑主将希望交给了无尘子,认为无尘子能够帮助他们合伯剑坊创出属于他们合伯铁剑专属的剑道剑技。
“能不能做到,我也不知道,但是这是我们的希望,既然有希望,为什么不去做呢?”合伯剑主平静的说道。
莫醉点了点头,抱剑行了一礼,他们都看错了合伯剑主,这是一个值得他们棠溪剑盟尊重的人,因为他是千百年来唯一一个敢于在青铜剑外另立铸剑之道的人。
星客大时代
而为了这个尝试,合伯剑坊被其他八坊打压,使得合伯剑主不得不卑躬屈膝,也要保证合伯剑坊的尝试不断,甚至为此,合伯剑主不得不跟世仇的楚国铸剑师一脉合作。
墨阳剑坊,铸家四坊的弟子也都是抱剑行了一礼。
合伯剑主微微一笑,所有合伯剑坊的弟子也是热泪盈眶,他们一直不被其他剑坊认可,甚至全天下铸剑师都在嘲讽他们,但是他们都忍下来了,为的不就是得到其他八坊的认可。